玛咖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玛咖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为何魏晋名士喜欢吃五石散五石散是不是毒品

发布时间:2021-01-07 11:16:10 阅读: 来源:玛咖厂家

为何魏晋名士喜欢吃“五石散”?“五石散”是不是毒品?

为何魏晋名士喜欢吃“五石散”?“五石散”是不是毒品?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。

了解魏晋时期的历史的话,一定会知道“五石散”这种东西,这个听上去其实是有些像是某种中药的名字,但其实远没有那么简单。魏晋时期有很多名士都喜欢吃这种东西,而且一吃就会上瘾,这样看来,这五石散似乎和现代的一些东西有点类似。但是,魏晋时期的五石散究竟是用什么制作出来的,为什么会受到那么多魏晋名士的追捧呢?

炼丹术在中国可谓是被发扬光大了许久,一代又一代的炼丹师们薪火相传,为了世人的成仙梦,不遗余力的炼制着五花八门的丹药。在丹士们的不懈努力之下,毫不意外的创造出了不少有用的药物,甚至还有意外之喜,比如中国四大发明之一的火药。

但是成果不一定都是喜人的,也有一些货真价实的害人之物。不少人带着成仙梦,毫不胆怯地吃着乱七八糟的丹药,成仙的一个没见,中毒的倒是不少。

但是即便如此,人们对丹药的狂热之心也丝毫不减,“志士”是吃倒一批还有一批,这种视死如归的精神,放到今日也让人心惊胆寒。

这些神丹妙药到底为什么受这么多人追捧呢?竟然存在千年还热度不减,到底为何。要想一探究竟,我们还要回归到丹药本身。

最受炼丹师们推崇的丹药要属大还丹了,传闻此丹服用之后,能返老还童,甚至能起死回生。它的威名至今还在仙侠小说中被作者无限夸大着,看来是深入人心。其实,大还丹就是炼丹合成的红色丹砂,红色被视为血液的颜色,象征着无限的生命里,所以人们对它神奇的功效深信不疑。

老实说,如果用入药的丹砂炼制,适当服用却是有一定治病的效果,不仅能润肺止咳,甚至还能治疗一些精神疾病。但是如果用的是铅丹去炼,那可就只有坏处没好处了。万一铅中毒,那可是要命的节奏。

最可怕的是还有用汞炼的丹药,这服用的后果就用我多说了吧,就是有九条命也得都毒死了。

另一个神药的知名度就更高了,那就是排名第一的五石散。相传,五石散是西汉著名炼丹师、淮南王刘安炼制而成,他从仙人手中获得丹方,用雄黄、丹砂、白矾等物质合成。据说服用后可长生不老、与天同寿。

当然,让五石散在上流社会出了名,这功劳还得归三国时期的玄学家何晏。据史书记载,何晏面白如玉,肌肤细腻,被当时的皇帝魏明帝怀疑他涂了白粉,于是故意请他吃热汤面。结果没想到,吃了热汤面大汗淋漓的何晏脸越来越白。

事实上,何晏之所以这么白,完全是因为服用了五石散造成的。而且他经常在服用之后,向别人夸耀:吃了五石散,神清气爽。听他这么一说,上流社会的名士大夫都跃跃欲试,争相效仿,五石散顿时流行了起来。

魏晋时期的风流名士多数都在服用五石散,看似风度翩翩,飘逸如仙的他们。实际上都是因为服药中毒后,不得已才穿着宽大的衣袍,不着鞋袜,四处游逛,这都是为了散毒散热。所以说,自古仙丹都是浮云,保护好自己的命,且行且珍惜啊。

五石散,又称寒食散,是古代神仙服食范畴中的一种。求仙药之事,起于秦始皇。汉武帝时,信奉方士李少君、栾大等,烧炼金石一类矿物,物为石药。寒食散与成仙无关,服之者多称去病强身,实际上为济其色欲。西汉时名医淳于意诊籍(病历记录)中,曾提到医治因服五色散而发疽之事。

关于寒食散中的“五石”,葛洪所述为“丹砂、雄黄、白矾、曾青、慈石也”,隋代名医巢元方则认为是“钟乳、硫黄、白石英、紫石英、赤石”。尽管“五石”配方各不相同,但其药性皆燥热绘烈,服后使人全身发热,并产生一种迷惑人心的短期效应,实际上是一种慢性中毒。传说何晏耽声好色,服了五石散后,顿觉神明开朗,体力增强。在他的带动下,五石散广为流传。然而,许多长期服食者都因中毒而丧命,唐代孙思邈呼吁世人“遇此方,即须焚之,勿久留也”。

就连大名鼎鼎的竹林七贤,也是吸食五石散的常客。大家都知道魏晋时期是士人最放浪不羁的时代,可以说是全民疯狂,那么就有这么七个小兄弟,他们的文采很好,行为放浪不羁,经常在竹林里玩耍,所以后人就称之为竹林七贤。

那么五石散嗑药之后会有什么症状呢?上段中说五石散是由矿物类的药物制成,所以在服用之后,人们会感到发热,出汗,而且这时候的肌肤会特别的敏感,一刮就会出血,所以那时候嗑药后的人们通常都是穿的薄衣,然后服散之后还不可以静卧,一定要走路,所以这一行为又被人们称之为‘行散’就是为了让药力可以发挥,还有就是要喝酒,喝烈酒,借酒气来挥发五石散,还有就是洗冷水澡,大家可以想一下,吸散后的竹林七贤,七个男人在一个澡池子里洗澡的情形,想想就让人头皮发麻。

服药之后,产生了大量的不良的影响,但是依然有一些人对此乐此不疲,所以服此药致瘫而死者,有裴秀、晋哀帝司马丕、北魏道武帝拓跋珪、北魏献文帝拓跋弘等,学者皇甫谧则因服散而成残疾。其风自魏晋至唐,历五六百年而未中断。

西藏银屑病医院

昆明血液病医院

武汉早泄医院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