玛咖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玛咖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70岁我们还接着玩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20:43:05 阅读: 来源:玛咖厂家

张昕宇与梁红驾驶帆船,历时231天,航行35000公里,于2014年2月20日到达南极长城站,5日后举行了浪漫的婚礼。

2012年春节,在奥伊米亚康零下71.2摄氏度纪念碑前,张昕宇向梁红求婚。

马鲁姆火山的炽热与壮美,让张昕宇有跳下去的冲动。

男孩的手一直在那里顽强地举着。500多人拥塞的空间里,那些伸得更长的手臂、喊得更高的声音和满室沸腾,轻易就把这个五六岁孩子纤弱的手和单薄的身躯淹没掉。

优酷工作人员注意到了男孩。他走过去,问孩子的妈妈,您的孩子是想提问吗?对方回答,是的,但是我不知道他要问什么。

工作人员把孩子高举起来。孩子接过麦克风,问道,“张昕宇叔叔,你们走过这么多路,你们的勇气是从哪里来的?”

4月12日晚18:30分,张昕宇、梁红和优酷《侣行》团队,在复旦大学光华楼吴文政报告厅,与500多位学子及粉丝,分享了他们的“侣行”故事。

六天之后,在优酷公司接受《中国周刊》的采访时,“那个男孩让我很震撼”,梁红笑称。张昕宇感叹,“那么小的孩子都能问出勇气这个问题来。”

从南极回来已一月有余,他们身上如风一般的气息仍不经意间便飘了出来。肤色稍黑,身形比预想的瘦(张昕宇的体重已由270斤降到了230斤),精神,诚恳有礼,见有人打招呼,便双手相握,鞠躬致谢、作别。

采访开始前,优酷接待大厅里临时支起的两张桌子出现问题,置于其上的碟碟水果骤然滑落,响声刺耳,众人一时呆住。张昕宇走上前去,用轻松的声音安慰道,“没事儿,损失不算大。”

在那些“疯狂”旅程中掌控过无数局面的张昕宇,瞬间落地。

因为我们是真的

复旦之行的成功,完全不在张昕宇和梁红的预想中。“没进复旦那个场地之前,还担心万一人不够冷场,等进去了,吓了一跳。一个孩子直接冲上来,抱着我们哭,说你们给中国人争气了、长脸了。”

200多位经过筛选的粉丝从苏州、南京、北京、大连、西安等地赶来。第一排椅子前又坐了三排人,之前预留出来的安全通道也被人塞满。交流结束,一百多号人冲向张昕宇和梁红,拥抱、签字、流泪,场面热烈。

这让张昕宇和梁红震惊和感动。“其实我们做的是特别简单的事,是我们追寻自己的梦想,但是他们给了我们太多的正能量。”回京路上,二人思忖,“我们干的事儿一定要对得起这些孩子,不让他们失望。”

他们口中的“孩子”被什么打动?“可能他们觉得我们是真的。我们做的事是真的,我们的想法是真的,而且我们一直在坚持做这件事。”

于张昕宇而言,还有一点,“可能是我说话算数吧。说到做到,是一个男人最起码的担当。”

2008年,张昕宇对梁红许下诺言,要送她一份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礼物----在北极求婚,在南极结婚。

2012年春节,在全世界有人居住的最冷的地方----北极圈的“寒极”奥伊米亚康,张昕宇完成了承诺的前半部分,在零下71.2摄氏度纪念碑前,把戒指牢牢地冻在了梁红的无名指上。

2014年2月25日晚8点,承诺完整实现。张昕宇和梁红在南极长城站举行了婚礼。这是中国人在南极举行的第一场婚礼,优酷全程直播。

这个礼物重而奢侈,但它并不仅仅是一个结果。从定婚,到结婚,两年的时间里,他们一直行走在别样的旅程中,获得了完全不同的生命体验和认知,世界从此不同。

在恐怖之都摩加迪沙,他们亲历了枪林弹雨的惊惧;在魔鬼之城切尔诺贝利,他们亲密接触被“石棺”封存的致命辐射源4号反应堆,看到了恐怖过后人们脸上的平静和笑容;在太平洋马鲁姆活火山窟,熔岩湖的炽烈与壮美,让他们有跳下去的冲动。―

这是生死之途,也是生命打开之途。

在索马里,双腿被炸烂的孩子冲着北京哪里治牛皮癣好他们笑,“问他为什么笑,他说,‘至少我还活着呀’。张昕宇的心被击中了。

这样柔软的瞬间很多。“离开马鲁姆火山时,酋长对我们说,‘说中文的人,是世界上最好的人。’再比如这次在南极完成我们的婚礼,其他国家的科考站以那样的眼光看我们,说中国人不是他们想像的那样,他们也能开着帆船到南极来。”

这样的体验,“疯狂但是独特,很要命,紧攥人心,让人上瘾”。张昕宇和梁红的脚步再也停不下来了。

这一切,源于2008年汶川地震。在《侣行》一书里,张昕宇回忆,“经历过地震现场生死惨状的刺激,以及父亲早逝的打击,我一蹶不振。是梁红陪我走过了生命中最困难的日子,并让我重新来选择生活。”

有一天,梁红问张昕宇,“你还有梦想吗?”“有。”“是什么?”张昕宇没答上来。“我们需要改变。”梁红说。

怎么变?“在30岁之前,我们想的只是赚钱,可是现在,我们要让往后的人生过得更有意义,去想去的地方,做想做的事情。”

于是,“侣行”开始了。这是一个有计划的庞大规划。从2008年始,他们用五年的时间,为环球极限“侣行”五年规划作准备。2012年,寒极之行开启了“侣行”的第一步。2017年,是这一计划的终点。

2013年6月,索马里、切尔诺贝利、马鲁姆火山、奥伊米亚康,张昕宇、梁红的这段“侣行”被优酷制作为节目播出,成为互联网首档自制真人秀《侣行》。

我把自己搞丢了

张昕宇和梁红都是北京人,父母在当时的石油部管道局工作,地点在河北廊坊,所以二人在北京、廊坊两地间来回跑着长大。

父亲对张昕宇的影响非常大。“我们俩不是单纯的父子关系,也是一种朋友关系。我向他学了很多。他给我的一个人生准则就一句话,‘别干违法的事儿’。”

在父亲眼里,张昕宇是个野心很大、从不墨守成规的人,还是一个极端的完美主义者。“无论什么事,只要我想做,这事就一定要做成。”

张昕宇小学四年级时,曾经跟随从事货运的父亲出过远门。一次,在山东泰安,车坏了,最近的汽车修理点在十多公里处。父亲借了辆自行车,让他去买配件。

十岁的张昕宇顺利地把事情办完。后来,他才知道,父亲其实在后面一直跟着他,只是没让他看见而已。

这件事后,张昕宇开始觉得,“让我做这事那事,没什么难的。只要想清楚了去做,就OK了。”自此,张昕宇开始骑车做各种远行,经常从廊坊骑回北京。

张昕宇自小就对一切充满好奇心,家里的收音机、电视机他都拆过。经常在汽车修理铺看人修车,一蹲就是一天。

高中毕业后,张昕宇到辽宁阜新当了两年的兵,“城市孩子的娇气、不合适的个性,在部队都被消除了。”

1996年,脱掉军装,张昕宇拿着部队发的两万块,和大学毕业后的梁红一路跌跌撞撞地开始了创业。他们开过小吃铺、冷饮摊,承包过公共厕所、卖过豆腐、羊肉串,贩过首饰。第一桶金赚了一百万,但很快又一无所有。重新再来。

他们赚到了更多的钱。但是,“生活就是吃饭睡觉工作,我不知道自己是谁,我把自己搞丢了。”张昕宇说。

然后,汶川地震来了。张昕宇去了现场救援,回京之后,脾气变得暴躁,还有强迫症,不愿意出门。

于是,有了那几句对话。有了“侣行”。

我放弃的惟一理由,就是因为她

张昕宇有两次想到过放弃,都是在南极。

第一次是在北太平洋风暴带,船只受损,帆也碎了。张昕宇把所有事情处理完后,看见梁红躺在地板上随着颠簸的船来回撞,“那会儿我想到了放弃,我问梁红,要不行咱们放弃?梁红对我说,都到这儿了,你说要放弃?一边哭,一边吐。”

第二次,还是因为梁红。“我放弃的惟一理由,就是因为她。”

这一次,张昕宇感到了无助。“从南极出来,出西风带的时候,梁红从甲板掉到了舱内的地板上,然而我还没法下去看她,因为我得掌着舵,当时我的内心很痛苦。她就一直处于半昏迷状态,输着葡萄糖。”

梁红和张昕宇幼儿园时就认识了。于他们而言,爱情是自然而然地来的。“我们俩没有哪一刻对对方说,‘你做我女朋友’,‘你做我男朋友吧’,没有,就认为跟这个人在一起很舒服,这辈子就是他了。这辈子,不会分开。”

曾经,张昕宇因为一个交通事故差点儿截肢,那段日子过得很艰难。“那会儿我们是没有经济来源的,是靠着上大学时家里给的生活费撑下来的。”梁红说。

张昕宇在书中记载了这一段。“我问守护在身边的梁红:‘截肢了我瘸了,你还要我吗?’她哭得泪人似的:‘要’!”

很多人问过梁红一个问题,“没有想过放弃吗?”“为什么要放弃呢?老张从小就是我心目中的偶像。他是一个特别有独立思维的人,而且很聪明,有非常多的点子,会永远带给你不一样的生活。这么优秀的一个人,我为什么要放弃?”忆及此,梁红一直笑。

一路走下来,很多人感叹梁红的坚强,梁红不以为然,“其实他们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因素,是因为老张一直在我身边。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。”

梁红很喜欢婚礼上德国总理默克尔发来的祝福,“爱情不是终日彼此对视,爱情是共同瞭望远方、相伴侣行。”这句话引自法国小说《小王子》,“那恰巧是我们爱情的一种象征。”

对于爱情和婚姻,张昕宇认为自己没有发言权,“因为我就爱过一次。”但是他承认爱情中有很多小技巧。“只要吵架,当天晚上12点必须结束。如果没有结束的话,梁红会先主动给我认错。然后我再反回来,用各种方式把她哄高兴了。”

在一起这么久,不会感到平淡吗?“我们俩,1+1=1。对于我们俩来说,每天都有新鲜感。虽然我不否认,我喜欢林志玲。”张昕宇快速答道,会心一笑。

打死我也不会写索马里攻略

《侣行》播出之后,张昕宇和梁红获得了极大的关注,成为很多年轻人的偶像。“突然一下子有了社会责任感。一些人因为我们而发生了一些正向的改变。”

河南的一对夫妇给张昕宇发微博,讲述了他们的故事。两人因为没有孩子感情不是很好,看了《侣行》后,他们开车到西藏去。在路上,他们有了孩子,现在很幸福。

这样的例子很多。“这就是行走给你带来的,它永远超出你的预料之外,它能让你看到,生活还有很多选择。”

但是张昕宇也提出忠告,“实质内容上,千万不要学我们。你要做好充分的准备,你才可以做。不能把自己害死。”

张昕宇和梁红用了五年的时间为那些非常旅程作准备。他们学习了摩托艇、热气球、滑翔伞、动力伞、直升机、帆船等多项技能,所费不赀,还要安抚家人,物质上精神上能力上都是考验。

有人曾经让张昕宇写一个索马里攻略,他拒绝了。“打死我也不会写,那会害人的。”

张昕宇的下一站是南非、马达加斯加、巴西、东南亚。南非,有张昕宇最佩服的曼德拉。“27年啊,他受尽各种折磨。我认为这也是他的成就。他的成就,来自于给他压力、折磨他的健康养生网人。”

此行,因为身体和家庭原因,曾经共赴生死的兄弟曾乔和魏凯不再同行。张昕宇在网上招募了很多新人进来,“惟一的要求就是,有热情,善良。”不需要进行专业培训吗?“有我在,谁都死不了”,他认真地说道。

2017年“侣行”计划完成之后,张昕宇和梁红打算生孩子。“我是那种多交罚款也会多要孩子的人,一个孩子太闷了。孩子闷,我也闷。”

如何教育? “男孩,带他去非洲。女孩,带她去欧洲。男孩,让他苦着点,女孩,让她富着点,别到时候,一个小流氓唱歌唱得好就把我姑娘给带走了。让她多见识一下。”

2017年会是“侣行”的终点吗?“只要梁红在我身边,我的激情永远不会消褪。”张昕宇同样答得认真。

“我们以前也探讨过,他说可能到了70岁还这样,我说那好吧,到了70岁我们还接着玩。”梁红说。(记者 安平)

棉服系列

海宁工服定制

黑龙江定制西装

陇南职业装定制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