玛咖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玛咖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来自江边的女鬼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5 20:31:19 阅读: 来源:玛咖厂家

小雅是广州市第一中学的学生,今年20岁,她家里十分贫寒,上大学的钱是她父亲卖血和在药厂上三班,拼拼凑凑得来的,为了这个家唯一的女儿,父亲的身体已受到很大的损耗,离开老家临泽的时候,父亲说了一句:“老爸不求你飞黄腾达,只希望你的生活能心想事成,平安幸福。”“爸爸,我知道了”

来广州一年多,为了弥补学费,她找了一份在饭店送外卖的兼职,每天傍晚七点到深夜十二点才能回家。有一天,小雅交谈半年多的男朋友张浩离开了她,临走前说了一句:“小雅,我们分手吧。”那一刻小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不敢直视面前这个照顾了他198天的男人竟然要离开她,她淡淡的问:“为什么?”“没有为什么,就觉得我对你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…”当天晚上,工作结束之后,她无精打采的在外头一家小饭馆喝起了闷酒,快到凌晨两点,小雅拿着还有半瓶有多的老白干一边走一边喝,突然,听到有暧昧的叫声,是从一条巷子里传来的,她走过去一看,只见一个妖媚的女子跟一个男人在缠绵,而那个男的,正是她的前男友张浩,她大声叫了一句:“张浩,你混蛋,你离开我,就是为了这个骚女人吗。”话音未落,张浩怀里的那个女人阴阳怪气的说:哟,浩哥,她就是你的前女友啊,长得也不咋地嘛,还喝的一身黄水,哎哟哟哟,你怎么会看上她呢。”小雅已经怒火中烧,拿着酒瓶就往女人头上砸,反而被张浩反手抢过酒瓶,“砰”的一声,殷虹的鲜血从小雅头上迸出来,染红了她的白衬衣和地面。一不做二不休,张浩和女人把她扔进了江里。

到了深夜三点,小雅从黄浦江上飘起,紧跟着吐了几口鲜血,接着,就好像有一股力量扯住她一样,不断往岸上拽,过了大概二十分钟,小雅喘着粗气:我不是死了吗?这儿是什么地方?“尕娃,算你运气好,遇到了我。”话音刚落,只见小雅面前上空三米高的地方,逐渐呈现出一个女鬼的影子,只见她面无血色,两眼锐利,长发披肩,一身的白纱裙,赤着双足。小雅看到这个场景,已经吓得两脚瘫软在地:你你你,你是鬼?“不用害怕,我不会杀你,要不然我就不会费力气救你了。

今晚咱们能相遇也是缘分,说吧,说说你的遭遇。于是,小雅把前因后果告诉了她,只见她顿时变得凶神恶煞,血气迸出:“张浩这个混蛋,三年前害死我还不够,现在还在为非作歹…”原来这个女鬼叫花穗,也是张浩的前女友,三年前在酒店发现张浩与一名女子在行“鱼水之乐”而被张浩和那个女人害死,尸体扔进了江里,三年来她含着一口怨气不散,但一直找不到一个怨气十足的躯体来借体报仇。她说: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把负心汉除掉?既能消除我的怨气,又可以帮你报仇,怎么样?“小雅说:好,没问题,这个人欺骗我的感情,还跟那个贱女人一起害我性命,我恨不得亲手杀了他。“不过,前提就是,我是鬼,你是人,阴阳相克,被我附体之后,你会缩短五年的寿命,万一今晚咱们复仇失败,我的怨气就永远不会散,而我也永远离不开你的身体,你不久就会死…我必须把真实情况告诉你。”小雅沉思了一会:豁出去了,干。

当晚,张浩仍然在酒店里疯狂,突然,整层楼的电都停了,还传来一阵阵阴沉的叫声:还我俩的命来,然后就是一阵阵一顿一挫的敲门声,张浩对陈若兰(那个妖艳的女人)说:宝贝,别害怕,我去看看。说着,她透过门外的猫眼,看到外面的小雅,此时的她,身子悬空,面色苍白,两眼流出黑血,双臂的血管肿得快要炸开了,手指的红甲越来越长,直像十把弯刀…张浩此时已吓得魂飞魄散了:“是…是…是,是小雅,还有花穗,我不知道到底是谁,他们两个都在,两个都在……”陈若兰更是害怕,登时瘫软在地,门被一股强烈阴风吹开了,小雅的恐怖相呈现在二人面前,突然,小雅说:“张浩,还记得我吗?我是花穗,三年前那一刀子,你今天该还了吧?”“别别别,花穗,小雅,你们俩放过我吧,我知错了,我知错了。”张浩不断跪地求饶,“却是饶不了你,还有你,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,你们俩都得死。”

说着,小雅的舌头贯穿两人的脖子,再用那双弯刀似的双手插向二人心脏,在把二人的皮硬生生剥下来……当警察赶到时,只看到两具面目全非的尸体,上面留着黑色的血液,周围爬满了蛆虫,头盖骨,心脏已经全部裂开了。此时,在那条江边,女鬼花穗离开了小雅的身体,不一会儿,小雅又恢复了原状,花穗说:小雅,谢谢你的帮忙,杀了这个无情无义的混蛋,现在,我的怨气已经散了,我要走了,答应我,要好好活下去哦。”“我会的,花穗,但愿来世,咱们再做好友。”说着,花穗化成一股白烟,消失在江面上……此后,小雅变得更加坚强,几年之后,她就在这座城市落地生根了

短篇鬼故事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