玛咖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玛咖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砍变戳使政府公信大打折扣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0:11:50 阅读: 来源:玛咖厂家

8月10日晚,江苏靖江市公务员陆剑波因邻里纠纷持刀砍人,伤者因失血过多昏迷不醒。8月11日下午,靖江公安局官方微博证实此事,但通报称嫌疑人将受害者“戳伤”,被网友质疑为在玩文字游戏。陆剑波父亲是靖江市公安局副政委陆胜民。目击者称,陆剑波边砍人边喊“公安局是我们家开的”。(8月13日《新京报》)

身为靖江市公安局副政委之子的市政府公务员,陆建波居然叫嚣着“公安局是我们家开的”、对某女子挥刀连砍34刀,导致伤者多处血管破裂、跟腱断裂、缝了上百针,其疯狂程度简直耸人听闻。而该地公安部门在通报之时,居然对犯罪嫌疑人采用了“戳伤”之说,这无疑是在和公众玩文字游戏,混淆视听。

“砍伤”变“戳伤”,公平正义二度受伤

周克华,绰号“爆头男”,由于连酿血案且尚未落网成为传媒焦点。其人心狠手辣,罪大恶极,称之杀人狂魔毫不为过。本来,这样的邪恶分子人人憎恶,众口唾弃,可江苏靖江砍人的官二代横空出世后,人们谈论周克华的语调竟有了丝丝变化。网络上,一些人开始吁求周克华到江苏跑一趟,“来惩罚一下我们老百姓不能动手的人”;更有人断言,周克华如若“替天行道”后再自首,将会有很多人为其求情减刑。

网民的话明显饱含调侃意味,当不得真,充其量算是一种无奈的牢骚。但在一个法治社会里,出现这种牢骚也相当令人惊诧,它背后是以暴制暴的江湖逻辑,是对司法机关的不信任与失望情绪,是面对强权的无力感与挫败感。更深一步看,牢骚还反映了阶层割裂下民众对惯于弄权者的强烈不满,这种不满甚至已经超出人们对“爆头男”的憎恨。

回到事件本身来看,身为公务员的官二代当街砍人已足以引发民愤,事发后当地警方的所作所为更刺痛了公众的神经末梢。当街挥刀施暴,致使伤者严重出血,对这样的暴力分子,警方到现场后居然未采取强制措施,简直不可思议。随后,当地公安局官方微博又把“砍伤”异化为“戳伤”,避重就轻,大玩文字游戏。

众所周知,“砍”是一种暴力倾向明显的动作,性质无疑非常恶劣;而“戳”则温柔得多,戳伤一个人,听来轻描淡写,简直不能算是施暴。一字之变,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而从网上疯传的视频中可以发现,陆剑波明明是在挥刀猛砍,跟“戳”毫不沾边,难怪有网民大呼“靖江公安局里有识字的人吗?”

一切的一切,都在加深世人对陆剑波那句狂语的印象“公安局是我们家开的”。尽管没有证据表明陆剑波那位身为公安局领导的老爸在以权谋私,但即使白痴也晓得,如果换成一个毫无背景的普通人,绝无可能得到如此待遇。

所以说,别怨人们呼唤周克华前来“替天行道”,实在是因为当地警方的偏袒之举令人寒心,陆剑波的嚣张话语令人愤懑。假如警方一开始便秉公执法,以“局领导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”的姿态办事,谁会幻想一个杀人狂魔前来主持正义。

对砍人官二代的惩处,不仅关系到个案的公平正义,更关系到人们对法律的信心,绝不能漠然视之。尽管引发舆论关注后,当地已经转变态度,陆剑波被刑拘,靖江警方也表示“将依法处理”。但这其中,“媒治”的色彩明显多于“法治”,并不值得欣喜。(红网)

“戳伤”他人之说实是“砍伤”民心之行

一个身为靖江市公安局副政委之子的市政府公务员,陆建波居然叫嚣着“公安局是我们家开的”、对某女子挥刀连砍34刀,导致伤者多处血管破裂、跟腱断裂、缝了上百针,其疯狂程度简直耸人听闻。而该地公安部门在通报之时,居然对犯罪嫌疑人采用了“戳伤”之说,这是否有和公众玩文字游戏、以达到混淆视听之嫌更让人难辨是非。

闻及此事,围观公众不禁感叹:又是一起“官二代”惹祸事件!咱们姑且不问何事导致陆建波挥刀连砍,但就作为一个公务员,明知伤人犯罪却依然挥刀相向,难道真是一时被气昏头而已?恐怕事实不尽然,能在砍人之时还叫嚣“公安局是我们家开的”,说明他还知道自己是谁,还知道这件事的后果会怎样。

其砍人之时叫嚣着“公安局是我们家开的”,是不是言外之意就是砍了你也白砍呢?如此狂言,与“我爸是李刚”相比恐怕也绝不逊色,更显霸气与匪气十足!

有时人在失去理智之时,说说疯话本也无可厚非。但值得一提的,也让公众关心和揪心的是:陆建波在故意伤人的证据确凿之下,居然事隔两天才仅仅被“调查”,而不是立案逮捕,其犯罪情节中的挥刀连砍34刀居然也变成了“戳伤”!

这不得不让人质疑,难道犯罪嫌疑人口中所言当真不假?这“公安局”果真还有一只看不见的“手”在左右不成?其实,公众对于此事之所以如此关注,其原因不外乎就是两个:一是震惊于犯罪嫌疑人的疯狂举动,二就是想看看这场涉及“官二代”“戳伤”人之后的处理结果。

诚然,公众对于相关部门“戳伤”之说的确不甚了解。但是,对于专门的执法机关而言,执法通报定然有专门的规矩和严格的限制,通报之词也定然会字字珠玑、严谨工整。那么,公安机关为何就把“持刀砍人”说成了“戳伤”,这能否有个令人信服的理由呢?莫不成真如陆建波所说,“公安局”果真成了谁家开的不成?

笔者倒是认为,这“公安局”要开也只有党和政府、人民群众才开得起。而其他人,想都不要想。那么,在此善意的提醒一下人民的“公安局”,如若使用“戳伤”之说,行“戳伤”之举,那定会“砍伤”公信之行、“砍伤”民众之心,于己于人也后患无穷。(中国江苏网)

淮安定做西装

青岛工服制作

加厚制作工作服

相关阅读